狼狼——鬼手佛心秦明

关于坚不可摧的大事小情(二)

前言絮叨几句
我是个执着的人,喜欢林秦CP...不因为他们两红还是热,半毛钱关系没有,一开始到现在就是喜欢这两个人无数个美好坚定的当下。如果他们俩现实里能把法秦23456789...拍下去是最好,不能拍下去,我也依然爱林秦...坚不可摧。

一开始认识的秦明和林涛并不像后来那样配合的像钟表齿轮那样精准,他们是有磨合期的。

林涛从方方面面都觉得得秦明是个变态。
外表,内在,谈吐,仪表...
从职业上,从不见家属,光做事不解释,臭脸对领导,冷脸对同事...
林涛常常觉得这人自我的过分,然而工作第一,他只有多担待的份。可更重要的是秦明变态的业绩表现激起了林涛对他的信任感。

人跟人一旦有了信任感,什么样的矛盾都不会成为问题。

渐渐的,接触的多,林涛看着自己同事异于常人一板一眼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从一脸懵逼到觉得秦科长确实挺好玩。比如,看跳蚤产卵看一晚上这种事,林涛觉得这人的行为里较真又带着童真,所以每每发生诸如此类的呆萌之事,林涛看秦明就会露出“同事很有意思”的会心姨母笑。

当一个人会给你的生活带来笑容的时候,那他就是你的福分。林涛懂惜福。

秦明不是没有看见林涛常对着他笑的傻兮兮的样子,身为刑警,林涛却有乐观又逗比的性格。他精力充沛,高大威猛,浑身散发着天然的安全感,花见花开,人见人爱。
秦明面儿再冷,心到底还是热的。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大家都懂的。
经历过黑暗的人,更渴望光明。
秦明,他内心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有希望。
要有光,于是就有了林涛。


橙汁染了街道~( ̄▽ ̄~)~
APP改变世界观

阿飞正传,浪漫细腻的几段爱情,
然而都只有过程却无想要的结果。
阿飞是那只无脚鸟,我也有经历过无脚鸟的日子,但不是全部。
不要太执着,珍惜身边人。
哥哥忧郁,Maggie隽永,+0妩媚,华仔帅...镜头都好美...

林秦短句

林涛:一个安然而沉静的人出现在我的视野,我观察他,揣摩他,欣赏他;小心翼翼的生怕打扰他,冒犯他;久了以后,我的人生在不知不觉中便有了爱情与归宿。

秦明:他的善意和温暖我无法拒绝,时光是催化剂,让我们的关系和情感产生了当事人无法控制的化学反应。原来爱情其实不复杂,打开心把自己交给时间就好。

越来越帅的两只,深情忧郁和慵懒疲惫……我在认真花痴ԅ(¯㉨¯ԅ)

不要想太多。

林秦短句

林濤:如果不曾相遇,我們就會形同陌路。

秦明:倘若沒有心動,縱相識也毫不相干。

关于坚不可摧的大事小情(一)

秦明本是出生在爱里的天使,父亲正直英俊,母亲善良貌美,父母两情相悦,有了一个聪明可爱的他。
幸福的孩子无奈却要背上孤儿的命。

父亲倒在血泊之中,然后母亲郁郁而终,他无能为力命运这样的对待,悲伤还有愤怒常常在内心煎熬,痛苦令他很早就体会什么是生不如死。
每个人心里都会滋生恶念,这是一种对不满的发泄,秦明时常有暴戾的冲动,尤其在下雨的夜晚,他要在窒息感里不断挣扎以免自我沉沦。始终,人被伤害就一定会有报复心。而所有的阴暗,所有的不堪,都会被人独自深藏。

少年时,成为一名法医,兑现对敬爱的父亲的承诺,是他生存最重要的意义。紧紧拽住这根救命稻草,他坚强的独自过活,十多年的寒窗苦读,成为一名优秀法医学毕业生。父母的过往成为回忆,也化成他的气质里的忧郁和孤僻。

成年独立后,法医工作又成为他人生的中心。出色的工作表现带给他自信,年纪轻轻就升上科长。生活对他终于好了起来,这个阶段里他遇上了林涛,阳光的刑警队长,秦明暗自评价。林涛跟他很不一样,热情外向。一样年纪轻轻,林涛周围都是活人——领导、同事……秦明却像高效精准的验尸报告机器。林涛比较好奇,为什么秦明如此的慢熟孤僻……刑警职业很重要的内容是揣摩形形色色嫌疑犯的心理和行为动机,而他敏锐的觉得他这位同事不正常。他是个变态,林涛心里笃定。刑警天然的趣味就是变态。

秦明在局里是尊神,业绩出色,即使他对所有同事冷若冰霜也没人拿他怎么样,开始同事或许心里会不爽,但是时间久了,秦明拉开了和大家的距离,没有人在工作能力上追的过他,至于正常的交际,大家也都接受了他是个工作狂,不会再去想跟他工作之外的交际。除了林涛,他总是有份好奇,总是对秦明留多份心。

在一次下雨夜,他们俩一起出一桩杀人案件的案发现场,到了现场秦明却不下车。林涛那时发现了这位同事的小秘密。他看着秦明坐在车上惨白的脸色和战栗的身体,林队长关心的问:你是不是不舒服?秦明用了个理由:自己对雨天过敏。林涛大概也不知道,这是二十多年来,有人第一次在秦明心理阴影爆发时候嘘寒问暖。那个晚上,林涛小心翼翼得开车送秦明回家,顺便也看到了秦科长自己过活的小天地……自来熟的林队长说:你这儿还挺大……我以后能来你家看球吗?  第一次觉得自己受人照顾,秦科长心里对林队长的温暖有丝丝感动,于是大方的说:可以,欢迎。

过几天,林涛真的拎着啤酒去秦明家看球。一开始,林涛想拉他一起看一起聊,然而秦科长就是秦科长,坚决不改其冷淡性格的本色。他放着林涛在客厅一个人看球兴奋,自己在书桌上喝咖啡看书写文字,林涛渐感觉到一种被冷落无视的尴尬,激动的进球时刻,他本想大叫,回头一看秦科长在写报告,一股自己很不礼貌的感觉油然而生。

林涛:我是不是打扰你了?秦明:你说呢?  正常人可能会关电视道歉离开,然而林队长脸皮厚,他有心交朋友就不会放弃,林队长默默关掉电视声音,默默的看着无声的球赛,秦明也是在那时头次发现自己安静的世界闯进了第二个人,林涛第二次来他家又给他带来一份微妙的感受,他的注意力分散了些许在林涛身上。这对于习惯孤独,专注于自我世界的秦明来说,太不容易。那天林涛看完球起身准备离开秦明家时,秦明小声对他说:下次再来。

(tbc)